您的位置: 高邮信息网 > 健康

白衣乱世行 第十六章 包围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8:19

白衣乱世行 第十六章 包围

这一停时间很短,却没有瞒过方衣梅的眼睛。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方衣梅问道,心中充满狐疑。

刘夏淡淡说道:“我有很多事瞒着你,你说的是哪一件?”

见刘夏如此态度,方衣梅心情变得很差,目光流转,看了刘夏一眼,然后站起来,一言不发向后院走去。

刘夏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王一刀身上,露出和善地笑容。

“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真看不出来,这个硬气的汉子还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

“不过我有个条件,”王一刀继续说道:“你要帮我们度过眼前的难关。”

刘夏笑道:“你找错人了,这个我办不到,你们现在立刻离开,或许还能活下来。”

王一刀提前把条件讲出来了,不压压价怎么说的过去。

“给出个谋划总可以吧!”王一刀叹道,知道自己心急了。

刘夏沉吟片刻,点头同意,说道:“我需要你帮我在西凉镇找一个人,这个人叫安叔。”

“什么特征?”

“只有一个名字。”

“我这就去安排。”王一刀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你要和我一起。”刘夏起身跟上。

王一刀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王朗突然开口道:“少侠,我的毒您看是不是给解了。”

“等着!”

说完,刘夏和王一刀走了出去。

找来三百士卒,王一刀安排他们下去找人,然后对刘夏道:“下面我们干什么?”

“随便逛逛!”

王一刀跟着刘夏,先是在街道上走了小半天,然后来到城墙上。

自方家接收西凉镇以来,随着西凉镇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方家也拿出很多钱加强西凉镇的防御。如今西凉镇的城墙宽五丈,高十丈,四角筑有箭垛,城墙上有掩体,算是有了一些防御力,让欧阳烈一万五千人防守的话,可以抵挡五万大军的围攻。

但这里毕竟不是刘夏前世的古代,这个世界还有很多飞来飞去的修行者,城墙的作用已经没有那么大。就像刘夏之前问欧阳烈的话,如果端木无奇亲自攻打西凉镇,再多的士兵也挡不住端木无奇的突进。

“你们往哪个方向撤退?”刘夏突然开口问道。

王一刀闻言精神一震,知道这是刘夏要出主意了,往西北一指道:“重阳山在那边,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要撤往那里。”

“重阳山后面是哪里?”

“再往后就是蛮夷之林,蛮族生活在那里。”

刘夏知道蛮族,虽然隶属大秦,却遗世独居,基本不和外人接触。蛮族是天生的战士,身躯高大,孔武有力。居住的蛮夷之林充满了瘴气,也没有什么人打他们的注意,几百年来蛮夷之林对很多人来说成了传说的地方了。

“不错,是个好地方,你们可以退到蛮夷之林。”

“蛮族极度排外,你觉得他们能接受我们?”王一刀问。

“只要你能拿出足够的好处,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交易的。虽然我没去过蛮夷之林,但也知道那里不适合种植庄稼,你们手头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粮食。只要拿出足够的粮食,我想他们会同意你们暂住,只要住下来,走还是不走,何时走,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听着刘夏侃侃而谈,王一刀有几分不真实感。只看年龄,刘夏顶多比欧阳烈大两三岁,欧阳烈今年十六,刘夏还不到二十,但给王一刀的感觉却像一头老狐狸。

折磨他的时候心性冷酷,拿自己威胁欧阳烈的时候看似鲁莽,实则心中笃定欧阳烈不会拿他冒险,称得上胆大心细,指出欧阳烈计划缺点的时候虑事周全,胸有成竹,此刻应对蛮族的办法信手拈来,洞察人心,直指人性根本。

这哪是一个年轻人,活了几十年的老家伙也不一定有刘夏这份心性见识。

“少侠怎么称呼?”直到现在,王一刀还不知道刘夏的名字。

刘夏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说道:“刘夏。”

“不知刘少侠师出何门?”

“问这么多干什么,”刘夏笑道:“别忘了我折磨了你一夜,你难道不恨我。”

王一刀说道:“先前你我身处敌对阵营,有些过节说的过去,如今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王一刀绝非心胸狭窄之人。”

“少套近乎,我可不想跟着你们送死。”

刘夏一指城墙外面,说道:“前面挖上六七条陷马坑,每条相距五丈,然后派遣两千士兵向宁阳城进发,在撤退的路上也挖上陷阱,延缓二皇子追击的时间。”

“其他的我都明白,”王一刀问道:“派遣士兵做什么?”

刘夏道:“你不会真的以为凭几个陷阱就能拦下二皇子吧,这两千士兵是为你们撤退争取时间的。”

“你的意思是牺牲两千人,只是为了争取时间。”王一刀脸色难看道。

刘夏点点头:“两千人虽然有些少

白衣乱世行  第十六章 包围

,但我想你们不会派出更多的人。”

“这些都是我兄弟,我们不会抛下兄弟独自逃跑的。”王一刀说的斩钉截铁。

这时,找人小队的人前来禀报,说没有找到叫安叔的人。

看到刘夏微微皱眉,王一刀问道:“所有人都问过了吗?”

“都问过了,当地长者都说没听过有叫安叔的人。”

“你跟我来!”刘夏将玉佩挂在腰间,抓起王一刀掠下城墙。

手下的人怕王一刀出事,急忙跟上去,幸好刘夏只是找人,速度并不快。

所有人都感到一张元力之以刘夏为中心,笼罩了方圆近二十丈的范围。

刘夏所修功法有一个特殊之处,能够感知细微元力的存在。用这种办法,刘夏一条街一条街走过去,感知元力的存在。

方天啸既然把后事托付给安叔,那么这个安叔修为肯定不低,因此刘夏把玉佩挂在腰间,就算自己感知不到,安叔自己也可以看见。

西凉镇的格局方方正正,东西南北各有二十条道路,倒是不用担心有遗漏。

然而,南北方向已经检查完,却没有发现符合这个名字的人。刘夏这一行动,反而惊动了不少二皇子安插在西凉镇的细作。

一柱香后,就有五个人以为身份暴露想要逃跑,被跟着刘夏的士兵捉住。

看到这一幕,王一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才相信刘夏之前并没有危言耸听,自己这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二皇子的监视。

东西方向已经搜查了十五条街,仍旧没有什么发现,刘夏的表情已经有些凝重。

搜查到东向西第二十条街道最后,刘夏停下脚步。

事关方衣梅安危,方天啸不可能骗自己,他既然说安叔在西凉镇,便绝不会有错。

叫安叔的这个人不但深得方天啸信任,而且修为绝不会低。对一个高手来说,自己如此张扬,不可能注意不到。既然注意到自己还没有现身,只有一个可能。

想到这里,刘夏抓着王一刀飞速掠向方衣梅所在的商铺,对地上的士兵喝道:“告诉欧阳烈,留下一部分拖延时间,其余人立刻撤退,二皇子的人来了。”

身在半空的王一刀喊道:“放我下来,我要和弟兄们并肩作战。”

刘夏不搭理他,直接飞到商铺后院,说道:“我们现在就得走了。”

“发生了什么?”方衣梅从屋里出来问道。

“来不及解释了,先跟我走,乐乐呢?”刘夏问道。

“哥哥,你回来了,我刚才找你找不到,就自己出去玩了。”声音传来,乐乐从外面走进来。

“二……”王一刀刚要大喊,便被刘夏点了哑穴,只能瞪着眼睛盯着刘夏表达不满。

方衣梅正色道:“这一路行来,你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我问你原因你不说,现在你如此匆忙,肯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如果不说,我绝不移动一步。”

放下王一刀,刘夏叹道:“我就知道终究瞒不住你,也罢,我现在告诉你。”刘夏走向方衣梅:“事情是这样的……”离方衣梅三尺近的时候,刘夏突然出手,一掌斩在方衣梅脖子上。

“你……”晕过去前,方衣梅眼中射出不敢相信的目光。

“掌柜的,去准备好马车。”刘夏吩咐道。

乐乐来到刘夏身边,问道:“哥哥,你为什么打昏姐姐啊?”

摸摸乐乐的头,刘夏没有回答。

将方衣梅和王一刀抱进马车,刘夏驾车向城门奔去。

快接近城门的时候,只听城墙上的士兵吹响了敌袭的号角,西凉镇的士兵开始跑动起来。

欧阳烈骑马奔向城墙,经过马车的时候眼神复杂地看了刘夏一眼。

这时,后面传来王朗的叫声:“大侠,发生什么了?你什么时候给我解毒啊?大侠,等等我!”

刘夏将车速降下来,此时再出城已经晚了,就算出了城门,马车也绝不可能跑得过骑兵。

正当刘夏想其他办法的时候,两个声音同时传入刘夏耳中。

“这边走!”

“刘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新余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新余治疗牛皮癣费用
新余治疗牛皮癣医院
新余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新余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