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邮信息网 > 游戏

风叱天下 第三十八章 书画的臆测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2:44

风叱天下 第三十八章 书画的臆测

“那个天才炼药师竟然又是第一!”人群中有人惊呼起来。

“接连夺得琴道以及棋道两场比试的第一,看来他是最有可能夺得文试状元的人!”

“没想到就连风青阳以及蒋劲成在他面前都是如此不堪一击,果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有一山高啊!这个凌云很不简单!”

“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接下来两场比试了,真想知道这个凌云会不会一路过关斩将,最终问鼎此次文试第一人!”

“看他夺冠之势如此凶猛,若是下一场再夺得第一,那状元之位也是十拿九稳了!”

听着四下议论之声,凌风淡定离开比试场,接下来书、画两场比试安排在下午,还有几个时辰他自然不会在这里多待。

随着已经早早等候的简离,他缓缓向着安排好的宫殿走去。

蒋劲成脸色y沉,一脸怨毒地盯着他,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杀意。

“成儿,随我来!”蒋元正抢先离座,带着蒋劲成来到一处安静的宫室。

“父亲,商山四皓那两个老匹夫分明在偏袒凌云!不然我怎会如此一败涂地!”蒋劲成咬了咬牙,恨恨地道。

“这事我知道。”蒋元正脸色y沉,“周术以及唐秉两个老家伙分明和咱们蒋家过不去,看来商山四皓也没有再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蒋劲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等到文家选婿结束,我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中洲的霸主!”蒋元正冷冷道。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咱们的计划可以提前实施了?”蒋劲成一脸炙热。

“虽然准备不是多么充足,但是似乎也差不了多少了。到时候咱们就拿这商山四皓来威慑一下中洲的这一群墙头草!”

“好!儿臣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咱们蒋家确实也该做些什么了,不然整个中洲的人还真可能忘记,谁才是中洲真正的霸主!”

蒋劲成咬了咬牙,“到时候还有凌云还有炼药师公会那几个老匹夫都不能放过!我要将那凌云碎尸万段!”

“成儿,看来不杀这凌云,对你以后的武道之心也会有影响。为父他日定让你亲手宰了他!不过你现在必须要沉住气!”蒋元正冷冷道。

“是,儿臣谨遵父亲教诲!”蒋劲成一脸欣喜。

蒋元正点了点头,“好了,现在说说接下来比试的事情吧。”

闻言,蒋劲成脸色难看,眼珠子咕噜一转,信誓旦旦地说道:“父亲大人,接下来儿臣一定会全力以赴,一定会夺得此次文试的头筹!不会再让父亲大人失望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蒋元正冷冷问道。

“接下来的书画两道,儿臣多少还是有些把握的

,尤其是书篆一途,儿臣自小受教家族名家,虽然这么多年潜心修炼武道,可也足以傲娇整个中洲年轻一辈了。即便是那凌云再好运,再有人庇佑,儿臣也能碾压他!”

蒋劲成咬了咬牙,他如今一想起凌风,整个心中就充满着浓浓的恨意,这种恨甚至已经开始影响他的武道之心了。

蒋元正点了点头,“你在书篆一途的造诣,为父多少还是知道的,不过你可知道接下来的两场比试是如何考察的?”

“应该与今日上午这两场相仿,各有一位圣者坐镇考察吧。”

蒋元正摇了摇头,淡淡笑了笑,“临走之前,吕后通过灵魂秘术告知我,下午两场比试实则是一场。”

“一场?”蒋劲成怔了怔。

“不错是一场。”蒋元正缓缓走到窗前,“两场合为一场!”

“难道说下午的比试是画中为书,书中作画。”蒋劲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凌云小友,你今日可是闪亮全场,当真为了咱们中洲炼药师公会争了光!”简离乐呵呵地笑道。

“你是没有看到蒋元正当时的脸色,简直就像是霜打了一般,老夫可从没有见过一向高傲的他会如此模样!”丹老也在一旁乐此不疲地道。

“侥幸罢了。”凌风摆了摆手,淡淡笑了笑。

今日上午两场比试,第一场是以《风云歌》为奏,若是换作其他曲目,只怕也不会赢得如此顺利,第二场比试更是凶险万分,若是唐秉以上古残局为题,只怕也难能轻易占据上风。

所以上午的两场文试,自然有实力的因素,可不可否认有好运的成分。

“小友,老夫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胜不骄败不馁的心性,就是我等古稀之人在你的面前也有些自惭形秽啊!”简离点了点头,郑重地道。

丹老也在一侧止不住的点头。

这搞得凌风很尴尬,不曾想自己说真话也在他们眼里如此高大,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小友少年老成,这等心性确实是很多人难以具备的。也难怪能够在小小年纪就取得如此成就!”简离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

“老夫原本以为小友是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这些时日相处下来,越发地感觉你非同一般,这种心性别说同龄之辈,就是我等老者也十分汗颜啊!”丹老也在一侧唏嘘不已。

凌风淡淡笑了笑以示回应,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也不能多说什么,不然就他们两人这架势,还不知最后能发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感慨!

聊了大半个时辰,凌风很少说话,简离和丹老两个话唠则是一直喋喋不休,生怕说了这次就没下次了,他也懒得理会,就静静地坐在一旁似听非听,也幸是拥有着一心多用的手段,不然就他们这种“叨扰”的状态,别说午间休整,只怕就是想重新过一遍夏黄公崔广、绮里季吴实平生在书画之上的得意之作也是难事。

“小友,咱们这一次可算是和蒋家人撕破脸了,按照他们的心性断然不会和我们善罢甘休,为了防止蒋家人使y招,老夫下午就坐在你下首的位置上,以备不时之需!”简离废话了这么多,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好,你看着办吧。”凌风淡淡回了句。

心神再次沉浸到《秋江独钓图》之上,这是一副颇具玄妙的山水诗画,虽寥寥几笔,却有青山绿水溶于诗有画的意境里,算是一幅上等的名家之作。

而且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画中所提之诗颇为不寻常,不仅抒发了一种寄情山水的情怀,字里行间也吐露着一种融于自然,乐于天际的浩茫情趣。

显然为画之人心在天地而非朝野,这相当符合商山四皓的心性。

并且,这画中所提之诗与作画人崔广表达的意境有所偏颇,采用的文字也是上古遗失的金篆文,文风之飘逸,行文之潇洒世所罕见,想必不是出于崔广之手。

“崔广以画入道,平生在文字上造诣不高,而此幅得意之作上行文的造诣要远高于他,难道说是商山四皓吴实的手笔?”

凌风心中有了想法,开始将此诗的文风与吴实的字迹对比起来,虽然这诗体采用的是绝迹的金篆文,不过这种大气潇洒的行文风格却无法掩盖分毫,正是那吴实的手笔!

“商山四皓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四人情同手足不分你我,不过在这诗画之中鲜有合作,而这幅佳作却是难得一见的二人联手之作,当真罕见!”

凌风仔细在刘恒交给自己的题库中仔细着有用的信息,将得夏黄公崔广、绮里季吴实二人平生得意佳作研究一遍也没能找到另一幅二人齐手之作。

这也意味着《秋江独钓图》是这所有佳作中的特例!

“刘恒给我的东西涉及太广,若是此番细细观摩研究已是来不及,倒不如此刻细心钻研一处,凭借着我上世的记忆多少能够参透一些,不然齐手尽揽,最终只能得此失彼。”

他心下有了决断,便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此图之上,看着其上隐隐流露出的莫名浩茫气息,整个人也随着那独钓的蓑翁于一叶扁舟之上随风飘荡。

江虽大可尽是秋色,船虽小可于我足矣!

“商山四皓精通黄老之道,在修道一途的领悟也非常人可以比拟,他们有着一种超脱物外的高尚情绪,更有着于天地同乐的远大志向,虽身在朝堂可心已在江湖。这也是为何他们四人虽算不得世家顶尖强者,可一身气息也然凌驾在四尊之上!”

凌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是感悟!一种对于天地乐于逍遥的感悟!而他们身在武道修炼一途,自然不能超脱外物,便是将得此心此情寄托于琴棋书画之中,并以此入道,那么接下来的书画两道的比试也势必与这种本心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那他们无论如何出题,本少只要以此为基点定然与他们的想法相契合!”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数个时辰,凌风缓缓睁开眼,风云台清脆的钟声也恰在此刻响起。

凌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已经准备妥当的简离和丹老,淡淡笑了笑,“也是时候出发了,不然别人等我们又要等的不耐烦了。”

镇江治疗白癜风医院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
泉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镇江白斑疯医院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