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高邮信息网 > 时尚

本报王先知北京报道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4:10

  本报 王先知 北京报道

  经历了关店风波后,厦门光合作用书房(以下简称光合作用)年底前有望起死回生。

  11月6日,厦门文化(创意)产业协会副理事长苏晓东通过其微博对外透露,在厦门市委市政府相关部门的介入下,由厦门市文化(创意)产业协会与光合作用形成光合重组领导小组,并已在近期陆续与十余家意向投资企业密集磋商,光合作用涅槃在即。

  11月9日,光合作用行政法务部经理陈慧颖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经有几家企业在同光合作用洽谈重组的事情,他们欢迎更多企业前来洽谈重组。

  在以光合作用为代表的实体书店纷纷倒地的时候,上书店却正在加速扩张。

  实体书店遭遇逆行尴尬

  1995年,当创始人孙池决定把自己的书店起名为光合作用书房时,曾期望营造一种有别于大型购书中心的私人空间的感觉。即使店面再小,光合作用内部空间也常常被故意隔成不同类型的阅读区,任读者随意地找个台阶,坐在那里看一整天的书。

  但与其他传统图书零售商不同,此前,孙池并不怎么担心上书店的威胁。

  然而,现实并没有像孙池想象的那么乐观。从2004年开始,购市场的冲击就已经初露端倪,当时我们的想法就是在络购物时代来临之前,让光合作用成为读者的精神必需品。陈慧颖坦承,大规模扩张就需要投入很多的资金,然而民营书店融资困难,只能靠自己的资金发展,光合作用在不断扩张的背景下,就遭遇了资金短缺的问题,再加上上书店的发展速度超越了他们的想象,上书店打折太低,优势太明显,于是就出现了当下的困难。

  孙池透露,近三四年来,光合作用的销售量直线下滑,房租、水电等成本却又急剧上涨,销售额连续四年下滑,今年更是下滑了40%,销售和成本两头夹击,压力在不断增长。目前公司确实遇到资金缺乏,拖欠了一些供应商的款项。

  对于眼下光合作用的遭遇,苏晓东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光合作用书店虽然在2004年就开始谈论转型,但是速度太慢了,他们是有自己想法的,只不过落实起来不够到位,企业本身的经营需要反思和检讨。

  事实上,光合作用的歇业,只是实体书店遭遇络书店冲击的一个缩影。在多家店低价抢占图书市场的背景下,北京第三极书局、风入松书店、上海季风园书店此前也纷纷上演了关门潮。而在广州,香港三联书店的5家门店已全部撤离。

  据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书业商会调查,在过去10年里,有近五成的民营书店倒闭。苏晓东认为,实体书店受到互联的冲击,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问题。

  上书店进入大跃进时代

  就在实体书店普遍走向末路的时候,亚马逊、当当两家等企业凭借早触的优势,目前已经占据了整个上书店市场的80%。非但如此,上书店正在加紧步伐大跃进。

  近日,亚马逊高调宣布将其在中国的子公司卓越亚马逊改名为亚马逊中国,并宣布启动短域名。与此同时,亚马逊中国启动了当前中国电子商务领域最大的运营中心昆山运营中心。

  我们把名字改成亚马逊中国,是希望充分表达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及长期承诺。亚马逊中国总裁王汉华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亚马逊简化域名的目的是为了方便中国消费者记忆和输入,因为短域名更符合中国用户使用习惯。

  在王汉华看来,上书店市场占有率的提升与其商品的丰富性和送货的便捷性是分不开的。

  看到上书店崛起趋势的还有互联新贵。京东商城CEO刘强东此前就曾放出图书音像部门若三年内取得盈利则整个部门全部开除的狠话。很明显,在价格这一筹码上,实体书店与上书店相比,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在上书店,打六折、七折是正常现象,有些书甚至能卖到一折、二折。

  对于当下民营书店的困局,苏晓东指出,如果民营书店继续按照传统的思路卖书,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实体书店未来的路到底如何走,需要继续探索。

  不过,王汉华认为,络书店和实体书店各有各的长处,有些消费者喜欢络时代带来的快生活,而另一种追求慢生活的需求只能由实体书店来满足。络书店和实体书店并不是一种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而是一种互补的关系,如果双方都能找到各自的定位,找到合适的位置,都可以并存下去。实体书店要想生存必须适时地转型。王汉华说。

  重组一旦顺利完成,光合作用肯定会做一些调整。陈慧颖告诉本报,上书店和实体书店确实各有各的空间,这也是光合作用一直坚守的原因。对于书店未来的经营,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装修日记
运动养生
手机行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